春运首日车票开抢:“创业板一哥” 迈瑞医疗迎市值662亿原始股解禁考验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3日 02:16 编辑:丁琼
我是一家网络技术公司的员工。公司是几个年轻人自主创业设立的。我当时也是奔着跟他们做一番事业的想法进的公司。公司初创时很艰苦,但环境宽松。这两年公司规模逐步扩大,先后成立了人事、行政等部门。这些部门的人都很较真,我们常常会发生些摩擦。上个月,人事部经理在公司晨会上当众批评我,称我不遵守劳动纪律,经常不按时到岗,要做口头警告处分。我们搞网络的干起活来没有时间概念,有时深更半夜下班,晚睡难免迟到,迟到也就迟到了,这在公司以前都是心照不宣的,现在要处理我,分明是对平时琐事的报复,结果我们当场就在会议室里吵了起来。嗣后,部门经理找我谈话,称我这样他也没法为我说话,要我自己走算了。虽然觉得公司这是过河拆桥,但我也不想赖着不走,就办理了交接手续。但在结算费用时我们又发生了争执。我要求离职补偿金,但公司不同意,我不得不提起劳动争议仲裁。我想既然你们说我迟到要处理,那晚上加班你们总得给加班费吧,所以仲裁时,我就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及加班费一并提出了请求。仲裁时公司称离职交接表上有“因本人原因先提出离职”字样,还称年终发的款子里有部分加班费,有工资明细可以证实,不同意再多付我一分钱。离职交接表虽有我签名,但离职原因是公司打印的,而工资明细,当时他们和我们说是为了应付检查,怎能作数呢?为此,我提供了一段与人事经理的电话录音,其中人事经理对我所述的离职过程及年终发放的是奖金的事并未提出反驳。但仲裁委并未采纳我的证据,对我要求的经济补偿金未予支持,在处理加班费时亦扣除了公司认可为加班费的部分。我不明白,录音难道不是证据吗?明明是协商解除合同,我主张经济补偿就为何得不到支持呢? 读者楚先生杜德利被驱逐

然后,单位又拿出另一套方案,这套方案是说,在合同终止前的待岗期间内,单位按照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2020元支付薪水。王卫兵一算,到他合同终止2017年2月前,还有一年时间,这一年虽然是被单位“养”起来了,但是实际工资一下子从4000多元拉低到2020元,而他平时往家里寄去的生活费,一个月就要3000元。如果按这个标准,日子怎么过?王思聪资产被冻结

十年前,新兵上过网的屈指可数;四年前,30%的新兵有触网经历;如今,90%的新兵入伍前都是“网虫”。垃圾分类

国内网络业自然也是消息不断,却与创新无关,都是些资本层面与市场经营层面的动作。淘宝商城悍然推出高门槛准入条件,引发网络零售业海啸;盛大毅然决定回收上市股份,准备回归A股;混迹网络视频市场的若干公司决定抱团过冬,本该相互竞争的冤家成了休戚与共的亲家;微博在非正式获得生存恩准同时,严管和限制之声不绝于耳……总之,在绝不创新的主旋律下,国内互联网产业乱作一团。退伍军人被顶替

责任编辑:丁琼

热图点击